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边境地级市防城港的10年困扰,何时休

2022-09-07 09:19:58 3094

摘要: 白龙核电项目选址于广西防城港市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而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与隔海相望5公里外的京族三岛风景名胜区已共同作为珍珠湾组团(国际旅游区)纳入到国家发改委、文旅部等部门批复的«东兴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总体规划»«广西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

白龙核电项目选址于广西防城港市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而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与隔海相望5公里外的京族三岛风景名胜区已共同作为珍珠湾组团(国际旅游区)纳入到国家发改委、文旅部等部门批复的«东兴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总体规划»«广西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当中。近年来,各界群众强烈反对该项目的建设,2014年5月,防城港市人大还曾根据群众意见作出了《关于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的决议》,希望上级解除白龙核电项目协议。2020年10月以来,白龙核电项目业主以国家能源局一次座谈会的会议纪要作为“路条”文件开始推进项目前期工作。按照规定,取得核电“路条”的路径为:在获得国家多部委支持性文件的前提下,由国家发改委批复《项目建议书》。白龙核电项目业主无视国家有关旅游规划,缺失有效“路条”推进前期工作,各界群众反映强烈,要求停止在防城港市西面再上马核电项目,因为防城港市东面的红沙村已建有核电站,再建设白龙核电项目将导致该市发展腹地的丧失,且白龙选址距离城区过近。针对各界群众与核电业主拉锯过程中的一些问题,本文试图进行分析和探讨。

一、关于白龙核电项目规划问题

有关方面表示:白龙核电项目列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2012年10月,白龙核电项目纳入调整后的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

那么,白龙核电项目是否确实纳入了我国中长期核电发展规划?根据2007年出台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我国沿海核电厂址资源开发与储备列表包括广西的“防城港或钦州厂址”,规模为“4x100万千瓦”。其中有5点需要澄清:

1.“防城港或钦州厂址”中使用“或”而非“和”的描述,规模也只有“4x100万千瓦”,这无疑只是一座核电站的规划,并非两座核电站。即2007年《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对广西做出了建设一座核电站的规划。

2.“防城港或钦州厂址”的描述,表明这一座核电站可选址于防城港、也可选址于钦州,选址待定,这恰恰说明了2005年3月电力规划设计总院推荐的防城港市白龙厂址未获国家认可,这也为防城港红沙核电项目的建设埋下了伏笔。

3.2008年,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项目开工建设,正是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的落地实施,也即国家将规划中的“防城港或钦州厂址”最终确定为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站,作为200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献礼工程之一。直至2020年,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站已实现一期建成(2x100万千瓦),二期在建(2x100万千瓦)的建设成果,这正是《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中所提到“防城港或钦州厂址”“ 4x100万千瓦”从规划到现实的转变。

4.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国家按照最新要求调整完善了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规划虽未对外公布,但规划中不可能再出现“白龙”二字。因为在2014年,国家核安全专家委员会成员吴##透露:“白龙项目距离越南仅约20公里,当初红沙项目获批,也是考虑到越南边界的问题,红沙离越南边界远。如果越南提出不同意见,你到底建不建、停不停,很棘手。并非国防安全的问题,主要考虑可能有事故。” 核反应堆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周##透露:假如是两个不同的部门和单位,这个矛盾、问题就多了,因为有不同的核电站堆型机组,管理上有比较大的问题,不同的单位、不同的部门,建在同一个地方,要去搞两种不同的机型,国家层面也不会同意这种做法。相关新闻可检索查询。

5.根据《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核动力厂厂址选择的过程中必须考虑所在区域的城市或工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规划、水域环境功能区划之间的相容性,尤其应避开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环境敏感区。2018年国家发改委批复《东兴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总体规划》,珍珠湾组团(国际旅游区)囊括江山半岛全境和5公里外的京族三岛风景名胜区;2018年,国家文旅部等10部门批复«广西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方案»,对江山半岛旅游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如果白龙核电项目纳入国家规划,近年来国家怎么还会批复江山半岛全岛的旅游发展规划?

综合以上5点,纳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的是防城港红沙核电站,白龙核电项目并未纳入国家规划,将白龙核电项目移花接木到国家指定的广西防城港核电站(红沙)的说法和做法,是决然站不住脚的。其他能源部门的规划仅是部门计划,并不能与国家有关核电、旅游规划相抵触。

二、关于白龙核电项目对当地旅游发展的影响

核电业主关于“核电建设不仅拉动了地方经济,促进了旅游开发,核电站本身也被打造成旅游项目”“致力于实现核电与防城港旅游规划深度融合”“打造江山半岛核电科技旅游品牌”“核电与地方旅游和经济社会发展能够相互促进,如浙江秦山核电,深圳大亚湾核电,福建宁德核电”等等解释违背相关规定和发展实际。

(一)核电对旅游所依赖的自然环境的影响已写入有关标准规定

1.《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规定:“核动力厂尤其应避开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 风景名胜区等环境敏感区”“必须在核动力厂周围设置非居住区和规划限制区.....非居住区不得小于500米,规划限制区半径不得小于5km”“规划限制区指由省级人民政府确认的与非居住区相邻的区域。规划限制区内必须限制人口的机械增长,对该区域内新建和扩建的项目应加以引导或限制。”根据此规定,核电方圆5公里范围为规划限制区,必定限制旅游业态发展,不可能促进旅游开发或与旅游深度融合。

2.《中华人民共和国核安保条例》(征求意见稿)第十四条:核材料与核设施的持有或营运单位应根据核材料与核设施安保类别,实行分区管理:I类核材料与核设施应设置控制区、保护区和要害区,II类核材料与核设施应设置控制区和保护区,III类核材料与核设施应设置控制区。保护区应设置在控制区内,要害区应设置在保护区内。第十五条:禁止在I、II类核材料与核设施控制区周界范围内上空的低空空域进行无人机、直升机、航模、飞艇等飞行器的升放或者飞行活动。因特殊情况需要开展相关活动的,经核材料与核设施持有或营运单位同意后,应按国家相关法规要求报飞行管制部门批准。I、II类核材料与核设施的控制区外围,必要时可设置安全控制范围。安全控制范围的设置由持有或营运单位向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提出申请,并由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划定并公告。第四十三条第3款:持有或营运单位应严格控制来访人员的数量,并建立来访审批和陪同制度。

根据以上规定,核电有严格的安保要求,包括游客在内的社会公众禁止进入核电区域,只有特别安排的开放日或来访参观才能进入。如此这般,谈何促进旅游开发,与旅游深度融合?

(二)国内一些核电站周边出现的旅游形式不能得出江山半岛"旅核"共舞的结论

浙江秦山、深圳大亚湾、福建宁德等核电基地的旅游仅是辅助产业。如秦山核电基地,当地政府打造核电小镇,主要发展核电相关工业项目,辅以适当的旅游业,并非重点发展旅游。深圳大亚湾、福建宁德等核电基地周边出现了一定的旅游形式,防城港核电站(红沙)附近也存在个别旅游项目,但主要满足核电产业工人和附近群众的娱乐休闲需求,受限于核电规划限制区和社会公众心理影响,旅游业无法形成规模和气候。

白龙所在的江山半岛是自治区级旅游度假区,是以旅游业为主导的区域,符合防城港市"三岛三湾"产业规划定位。近年来国家批复东兴试验区和边境旅游试验区,江山半岛旅游发展纳入国家规划,将按照国际化旅游度假胜地的标准进行规划建设,布局一批旅游康养项目。防城港市也按照国家相关总体规划,制定《防城港市江山半岛控制性详细规划》并组织实施。在以旅游业为主导的江山半岛,文旅项目无法与核电项目在同一片天地和谐共生、相互促进。

(三)核电项目推动第三产业发展的论断站不住脚

核电建设期间能带来短暂的衣、食、住、行等消费行为,然而,任何事情都有机会成本,核电项目建设带来建行者的同时,也排除或吓退了江山半岛其他文旅项目的投资者和建设者。核电建成后,核电运营人员大多选择定居于广西首府(原因都懂),其对当地消费的促进作用极其有限。长远来看,核电项目只能妨碍防城港市旅游业乃至第三产业的发展,而非促进。至于就业,劳动力可以选择在核电站就业,如果不建核电,劳动力同样可以选择在文旅项目就业。以防城港红沙核电站为例,几乎没有解决本地劳动力就业问题,因此促进就业一说难以成立。

三、关于厂址周边城镇和人口情况

根据《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的要求,厂址半径 10km 范围内不应有 10 万人以上的城镇。白龙核电距离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白浪滩景区、京岛风景名胜区金滩景区均在5公里左右,两处景点景区均朝着城镇化的方向快速发展,已陆续开工建设或建成一批酒店、民居、餐馆、养生地产等项目,常住人口不断增多。而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和京岛风景名胜区节假日和旅游旺季期间更是人满为患,仅白浪滩景区节假日日均游客量就超过10万人。今后随着白浪滩航洋城等文旅项目的建成使用,随着江山半岛科教园的成熟定型,江山半岛白龙10公里范围内常住人口未来几年将会超过20万人,不符合《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GB6249-2011)“厂址半径 10km 范围内不应有 10 万人以上的城镇”的规定。

此外,核电业主组织编撰的《广西白龙核电项目一期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选址阶段)》和公众解释中,列出白龙核电项目距离江山镇15公里,距离防城港市25公里,以到政府驻地的距离计算是否合理?且忽略了距离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管委)和京族三岛风景名胜区(管委)的距离。上文提到白龙核电项目位于江山半岛旅游度假区内,距离京族三岛风景名胜区仅5公里。

四、白龙核电项目在广西电力需求上缺乏必要性

核电业主称:“2019年广西全社会用电量累计190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99%,是继2018年增长17.84%以来,连续第二年增速位居全国前列。电力供应形势日渐趋紧,预计‘十四五’期间存在超过千万千瓦的电源建设缺口。‘十四五’期间,广西将自2023年开始电力缺额逐步增大。”

该公司的解释仅列举了用电量情况,属选择性论证,无法得出广西电力缺额逐步增大的结论。事实上,据报道,2017年,广西发电量1321.6亿千瓦小时,同比增长5.9%;2018年发电量为1580.3亿千瓦小时,同比增长19.67%;2019年发电量为1781.2亿千瓦小时,同比增长12.71%;2020年1-8 月发电量 1236.6 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5%。2017年以来,广西发电量增速均高于用电量增速,电力缺额不断缓解而非逐步增大!

这得益于广西新能源项目的快速发展。据报道,2017年南方电网广西公司全年新增的风电、光伏发电容量占各类新增发电容量的71.87%,风电、光伏发电量28.87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07.5%,全年没有发生弃风弃光现象,新能源发电实现全额消纳。2018年一季度,南方五省区风电、光伏发电量基本全额消纳,全网风电发电量120.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3%,光伏发电量20.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5.3%。2018年1-7月,广西发电量913.4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7.44%,其中水电发电348.5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62%,火电发电438.1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2.34%,风电23.1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1.95%,光伏发电量4.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55.58%。2018年截至11月,广西新增新能源装机约98万千瓦,其中风力发电装机60万千瓦,同比增长40%,光伏发电装机31万千瓦,同比增长39.6%,生物质发电装机7万千瓦,同比增长25.2%。2019年1至6月,累计风力发电量24.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0.3%。2020年3月,风电9.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8.77%,光伏发电0.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5.23%。

另外,2020年3月份,防城港核电站发电14.06亿千瓦时,同比降低11.87%,核电利用出现下滑!防城港红沙核电二期机组竣工投产后,防城港核电一期、二期总装机达453.2万千瓦,每年可提供315亿千瓦时电力,届时将超额弥补广西电力缺额。防城港红沙核电三期也将推进,核电消纳恐成困局,满额稳定运行面临严峻考验,防城港第二座核电白龙核电项目的必要性又何在呢?我们在此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以上数据全部来源于新闻报道,可检索查询。详实的数据,揭穿了一些核电人所谓“电力供应形势日渐趋紧,预计十四五期间存在超过千万千瓦的电源建设缺口,‘十四五’期间广西将自2023年开始电力缺额逐步增大”的谎言,直接证明了《广西白龙核电项目一期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选址阶段)》中“广西自2023年开始电力缺额逐步增大,其中2023年为144万千瓦,2024年为370万千瓦,至2025年达到600万千瓦”等预测的不恰当性,推翻了有关白龙核电项目必要性的结论。核电属不可再生能源,并非未来人类能源的出路,核废料处理难题至今无解,并将影响当地20万年,相关结论已经取得业界共识,在此不作论述。

五、关于同一个城市两个核电厂建设及其安全性

(一)"双核锁城",选址距离城市过近的问题

针对这点,社会公众关心的是社会问题:同一个地级市的东西两面各布局一座核电站,且距离城区的距离都在20公里左右,是否距离地级城市过近,是否合理?是否是对国家特设的边境地级市防城港市发展腹地的无情掠夺?

而核电业主却回避了以上问题,仅从白龙和红沙厂址相距40公里互不影响的角度作了技术性的分析。殊不知,公众并不担心两座核电距离过近,而是反对两座核电距离居住区过近,反对两座核电叠加影响范围。部分公众反而希望白龙核电项目迁至红沙核电站或两广交界的廉江核电项目附近。

需要注意的是,防城港市社会公众强烈反对的“双核锁城”情形,在核电业主所列举的“福建宁德、浙江海盐、广东深圳、山东威海等城市的多个核电厂址”例子中均不存在,如福建宁德,宁德核电和霞浦核电虽由不同业主运营,但两座核电均距离宁德市区50公里以外,且不会出现左右夹击地级市主城区的情形;浙江海盐、广东深圳的核电基地,均分别由同一业主集中于某一处建设多台机组,避免了土地的浪费和对城市规划建设、发展腹地的不利影响。此外,以上核电基地均处于电网负荷中心地区,防城港市周边,乃至整个广西都不是电网负荷中心,“双核锁城”实属不应该、负效益。

至于山东威海,荣成石岛湾核电站在建,而同处该市的乳山核电项目也是因为与旅游规划的冲突而暂且搁浅,白龙核电项目应该效法乳山核电项目,迁出白龙另外选址。而国外的例子不具有可比性,有些国家已着手全面淘汰核电。

(二)安全性问题

核电项目安全性不只是在技术层面,还包括人为因素和管理因素,可以从技术上、理论上做到所谓的“万无一失”,却并不能保证核电的100%安全。此外,核电站60年退役后,核废料贮存于当地,核废料20万年的安全问题至今尚无应对之策。

六、关于对周边的其它影响

(一)排水温升突破周边环境承受极限

核电业主表示:“通过大量严谨的环境影响评价和论证,白龙核电项目温排水各项指标满足近岸海域环境功能区划的要求,温排水不会对厂址邻近海域产生明显的温升影响。”

而实际情况是:根据该公司所组织编制的《广西白龙核电项目一期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选址阶段)》,厂址所临珍珠湾内分别为珍珠湾农渔业区和北仑河口红树林海洋保护区,水质目标分别为二类和一类。根据近岸海域环境功能区划及海洋功能区划,目前推荐方案取排水1摄氏度温升包络范围影响到海水二类水质功能区,不能满足《海水质量标准》(GB3097-1997)的要求。核电建设海域也不满足海洋环境功能区划。

(二)输电走廊即便压缩,仍然影响江山半岛国际旅游度假胜地的整体景观

核电业主表示:“已经开展白龙核电输电走廊优化工作,走廊宽度由390米压缩至240米,并结合江山半岛规划,优化走廊的路径,最大限度减少对江山半岛的影响。”

事实上,压缩宽度,并不排除对江山半岛自然环境和景观的影响。江山半岛致力于建设国际化旅游度假胜地,任何工业项目及设施均显得格格不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